首页 关于协会 协会活动 政策指南 企业展示 会员园地 通知公告 思想建设 荣誉奖项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>>首页 > 企业展示 >
 
雪山草地铭记功勋(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·记者再走长征路)
2019-08-03 08:53

雪山草地铭记功勋(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·记者再走长征路)

 

  记者在采访彝族同胞。
  本报记者 邝西曦摄

 

雪山草地铭记功勋(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·记者再走长征路)

 

  位于松潘县川主寺镇的红军长征纪念总碑。
  本报记者 陈振凯摄

 

雪山草地铭记功勋(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·记者再走长征路)

 

  流经安顺场的大渡河。
  本报记者 王明峰摄

 

雪山草地铭记功勋(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·记者再走长征路)

 

  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的彝海。1935年,彝海结盟就发生在这里。
  本报记者 邝西曦摄

 

  “金沙江流水响叮当,我们红军来渡江,不怕水深流又急,更不怕山路高险长……”1935年5月,中央红军安全渡过天险金沙江,再次进入四川。

  自党中央率领红一方面军从1935年1月进入川南,到红二、红四方面军1936年8月走出雪山草地离开四川,红军三大主力长征期间在四川境内转战一年零八个月,全省近一半县(区)留下了红军将士的足迹。

  毛泽东同志的《七律·长征》写到一些有典型意义的地名,与四川有关就包括乌蒙山、金沙江、大渡河及岷山。2016年10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提到的长征8个著名战斗战役中有5个与四川有关,红军翻过的雪山和穿越的草地也主要集中在四川。“足见四川在整个长征史上具有至关重要的地位及作用。”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巡视员周锐京说。

  抢渡大渡河

  革命意志坚如铁

  “北渡金沙江后,中央红军虽然暂时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,但要实现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战略目标,就要渡过天险大渡河。”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党史专家龚自德介绍,能否抢在敌人重兵到来之前成功渡过大渡河,成为中央红军面临的又一次生死考验。

  中革军委决定通过彝民区,抢渡大渡河,粉碎蒋介石的围歼计划。由于执行了正确的民族政策,中央红军先遣队红一师第一团顺利通过彝民区,冒着大雨经过70多公里的急行军,于5月24日赶到安顺场。

  站在安顺场红军渡口的木船旁,中国工农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副馆长付婷婷介绍,大渡河水流湍急、河道陡峻、暗礁密布,“正值汛期,即便经验丰富的船工都有翻船危险,夜晚强渡更无可能。红军定于25日上午9时,冒着枪林弹雨强渡大渡河。”

  “由于身后敌兵向大渡河逼近,中革军委决定由红一师三个团和干部团在安顺场渡河,主力部队沿大渡河西岸上行,左右纵队夹河而上,共同夺取泸定桥。”石棉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刘洪补充说。

  因敌情突变,28日,左纵队先头部队红四团出发没走多远,就接到必须提前一日夺取泸定桥的命令,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彩票,而此刻离泸定桥尚有240里。“红四团来到大渡河边,为了抢时间,决定不做饭不睡觉,大家吃干粮、喝冷水,忍住疲劳一路向前。”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党校高级讲师八足林青说,“行至杵泥坝,对岸有一路敌军正打着火把向泸定桥增援,红四团指挥员下令也点火把前进。敌人发出了信号,红四团按俘虏提供的号谱进行联络,打消了敌人猜忌,继续冒雨前行。”战士们于29日晨赶到泸定桥,创造了一昼夜急行240里的奇迹。

  泸定桥东面是东灵山,西边是海子山,两山之间的大渡河奔流而过,13根铁索连接东西两岸,是大渡河上唯一通道。“红军到达时,守敌已拆除大部分桥板,还在东桥头构筑了工事。”龚自德介绍,“红四团挑选出22名勇士组成夺桥突击队,第二梯队紧跟着突击队铺桥板,同时在桥头配备强大火力。当天下午,全团号兵集中在西桥头吹响冲锋号,打响了夺桥激战。”

  “父亲回忆,他当时一心想着夺下泸定桥,听到军号声和呐喊声,奋不顾身向桥头匍匐攀爬。”夺桥勇士李友林的儿子李理对记者说,“冒着枪林弹雨,父亲在铁索上不停改变着爬桥姿势,正要接近对岸时,敌人在东桥头放起了大火,铁索被烧得滚烫,父亲不顾熊熊烈火冲进城去,同紧跟上来的战友一起,与敌人展开巷战,敌人伤亡惨重落荒而逃。”

  “飞夺泸定桥是红军长征中一次奇绝惊险的战斗,为中央红军实现与红四方面军会师这一战略目标开辟了通道。”泸定县政协原主席孙光骏指向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说,“这座丰碑,记下红军战士的不朽功勋。”

  爬雪山过草地

  革命理想高于天

  “夹金山,夹金山,鸟儿飞不过,凡人不可攀。要想越过夹金山,除非神仙到人间!”1935年6月,红一方面军成功抢渡大渡河,甩掉国民党追兵后,来到雅安市宝兴县的夹金山脚下,拉开了艰难而伟大的爬雪山、过草地征程。

  夹金山是中央红军长征途中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,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,藏语意思是又高又陡的山,海拔4000多米,红军翻过的垭口海拔4114米,山巅终年积雪,空气稀薄,山上天气变幻莫测,忽雨忽雪。时任红四团政委的杨成武回忆说:“将到山顶,突然下起一阵冰雹,核桃大的雹子劈头盖脸地打来,打得满脸肿痛,我们只好用手捂着脑袋向前走。”

  “走拢夹金山,性命交给天”。寒冷、缺氧,中央红军战士多来自南方,从未遇过这样高的雪山和严寒,再加上衣服单薄,粮食不足,让红军遭受了大量非战斗减员。

  盛夏7月,阿坝州红原县日干乔湿地自然保护区水草丰茂。80多年前,这里还是茫茫无际、渺无人烟的大沼泽。因泥潭密布,气候恶劣,被称为陆上“死亡之海”。1935年8月,红军开始从这里穿越草地。

  “红军过草地有‘四难’。”红原县党史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贺建军介绍说,一是行路难。草甸下积水淤黑,泥泞不堪,浅处没膝,深处没顶。二是饮食难。一般战士准备的干粮两三天就吃完了,但这时候草地才走了一半或不到一半。接下来的路程就得靠吃野菜、草根、树皮充饥。有的野菜有毒,吃了轻则呕吐腹泻,重则中毒致死。三是御寒难。草地天气,一日三变,温差极大。红军战士过草地前,大多衣单体弱,穿草鞋甚至赤脚的也不少。四是宿营难。草地到处是泥泞渍水,一般很难夜宿。在草地里露宿往往要两人或几人背靠背,才能增大面积避免陷下去。

 
会员园地
·赞皇县与阿里巴巴、慧聪网等展开深度合作
·国务院要求加快发展电子商务
·国务院互联网+行动计划
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线上线下互动加快商贸流通创新发
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
企业展示
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会员|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下载|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下注|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网投|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棋牌|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电子|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彩票|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app|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|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APP下载|
欢迎光临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会员 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: 百度
备案号:粤ICP备32615856号